<strong id="p3new"></strong>
      <dd id="p3new"></dd>
        <dd id="p3new"><pre id="p3new"></pre></dd>

      1. <em id="p3new"><object id="p3new"><input id="p3new"></input></object></em>
        <progress id="p3new"></progress>
      2. <tbody id="p3new"><pre id="p3new"></pre></tbody>
      3. <th id="p3new"></th>
        <li id="p3new"><acronym id="p3new"><u id="p3new"></u></acronym></li>

      4. 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新聞中心>行業資訊
        重磅!飼料禁抗成定局!農業農村部第194號公告,明年1月1日起正式禁抗!閱讀次數 [11514] 發布時間 :2019-07-15
        微信圖片_20190715115426.jpg

              “減抗/替抗”一直都是大眾關注的焦點,其牽涉到細菌耐藥性、食品安全、環境污染等問題。近年來,我國相關部門加快了對養殖業中抗生素使用規范的改進與推行,包括《獸用抗菌藥使用減量化行動試點工作方案(2018- 2021 年)》、《國家遏制細菌耐藥行動計劃(2016-2020年)》、《全國遏制動物源細菌耐藥行動計劃(2017-2020年)》、以及農業農村部于2019年3月13日提出《藥物飼料添加劑退出計劃(征求意見稿)》等部署。

              歷經3個多月,2019年7月9日,農業農村部第194號公告正式發布,標志著除中藥外的所有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退出歷史舞臺已成定局,其是中國畜牧飼料行業發展史冊的重要里程碑。從大眾呼吁在飼料中“減抗/替抗”,到現如今國家正式出臺“飼料禁抗”政策法規,我們經歷了漫長的等待過程。

        微信圖片_20190715115435.jpg

        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農村部公告 

        第194號

              根據《獸藥管理條例》《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有關規定,按照《遏制細菌耐藥國家行動計劃(2016–2020年)》和《全國遏制動物源細菌耐藥行動計劃(2017–2020年)》部署,為維護我國動物源性食品安全和公共衛生安全,我部決定停止生產、進口、經營、使用部分藥物飼料添加劑,并對相關管理政策作出調整?,F就有關事項公告如下。

              一、自2020年1月1日起,退出除中藥外的所有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獸藥生產企業停止生產、進口獸藥代理商停止進口相應獸藥產品,同時注銷相應的獸藥產品批準文號和進口獸藥注冊證書。此前已生產、進口的相應獸藥產品可流通至2020年6月30日。

              二、自2020年7月1日起,飼料生產企業停止生產含有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中藥類除外)的商品飼料。此前已生產的商品飼料可流通使用至2020年12月31日。

              三、2020年1月1日前,我部組織完成既有促生長又有防治用途品種的質量標準修訂工作,刪除促生長用途,僅保留防治用途。

              四、改變抗球蟲和中藥類藥物飼料添加劑管理方式,不再核發“獸藥添字”批準文號,改為“獸藥字”批準文號,可在商品飼料和養殖過程中使用。2020年1月1日前,我部組織完成抗球蟲和中藥類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質量標準和標簽說明書修訂工作。

              五、2020年7月1日前,完成相應獸藥產品“獸藥添字”轉為“獸藥字”批準文號變更工作。

              六、自2020年7月1日起,原農業部公告第168號和第220號廢止。


        農業農村部

         2019年7月9日

        (一) 194公告需要注意的時間節點

        微信圖片_20190715115529.jpg


        (二) 12種促生長藥物飼料添加劑成為被禁用的首要目標【摘自中國飼料行業信息網】

              縱觀農業農村部第194號公告,除中藥外的所有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是被禁用的首要目標,而根據農業部公告第2625號《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目錄及使用規范》之規定,促生長類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包括以下12個品種(如表1所示)。

        微信圖片_20190715115534.jpg

        備注:1、既有促生長又有預防功能的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3種):土霉素鈣預混劑、阿維拉霉素預混劑、恩拉霉素預混劑;2、既有促生長又有抗球蟲功能的藥物飼料添加劑品種(1種):甲基鹽霉素預混劑。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

              雖然表1中的12種藥物飼料添加劑,它們以促生長為目的的應用都將被禁止,但是其中土霉素鈣預混劑、阿維拉霉素預混劑恩拉霉素預混劑,這3種藥物飼料添加劑由于還具有預防功能,它們以預防為目的的應用將會得以保留,但是否還繼續歸類于“獸藥添字”管理,在此次第194號公告中并未給予明確的說明。

              其次,除了促生長功能以外,甲基鹽霉素預混劑還具有抗球蟲功能,根據第194號公告之規定,甲基鹽霉素預混劑以抗球蟲為目的的應用將會得以保留,并于2020年7月1日后歸于“獸藥字”管理。


        (三) 2006“飼料禁抗”對于歐盟畜牧飼料行業的影響及其應對之策

              停止使用抗生素主要困難在于動物疾病上升,養殖效益下降。歐盟作為無抗養殖的先驅者,其在剛停止使用抗生素飼料時,經歷了一段非常時期,即抗生素在飼料中不允許使用,但在治療中的使用量大大增加。如丹麥在停用抗生素之初,生豬的發病率和死亡率增加600%,治療性抗生素使用量呈比例增加,同時由于飼料轉化率降低,導致養豬生產成本提高了8% ~ 15%。這種情況從2009年開始有所逆轉,動物的生產性能開始提高,養殖成本開始下降,最重要的是治療用的抗生素逐漸減少,整個行業開始進入一個良性循環的過程。

              歐盟國家實行的無抗養殖經驗,重點在于改善養殖管理、改進飼養環境衛生條件、使用安全、新型飼料添加劑。在新型飼料添加劑方面,2006年歐盟全面“飼料禁抗”后,到現在已經十幾年,其主要用酸化劑、植物精油、抗菌肽、微生態制劑來替代抗生素,但目前還沒有找到任何一款產品能夠完全替代飼料中的抗生素功效且得到公認。因此,抗生素的替代需要“策略”性思考,需要符合方案,包括飼料營養設計(實行更加精準的營養)、選用一些功能性添加劑產品、提高養殖管理水平和生物安全體系建設、改善養殖環境等,形成一整套完整的綜合替抗方案來降低“飼料禁抗”后對于養殖業的影響。


        (四) 我國的“飼料禁抗”基礎現狀

              無抗養殖牽涉面廣,涉及政策、監管、育種、飼料、疫苗、環境、意識等各方面。目前,我國無抗養殖的生產體系尚不夠完善,沒有形成無抗養殖的標準化流程體系,從抗病力強的豬品系培育、養殖過程監管、豬舍建造、養殖環境、飼料配置、防疫、用藥體系等方面都影響豬的健康養殖水平,養殖場的技術水平參差不齊,養殖者的無抗養殖意識差距,抗生素替代產品防控腹瀉、防病治病的效果與抗生素相比仍存在差距,價格相對較高,故實際生產中抗生素仍會發揮重要作用,離完全的無抗養殖仍有一段距離。

              目前,我國基于環境控制的無抗養殖已經實現大規模養殖并取得了優異的成績,但整體水平仍與國外相差甚遠。且無抗養殖是相對的,在不同的季節、不同的區域、不同的硬件和管理條件下,表現大相徑庭。可以肯定地說,在有些地方,尤其是疫情感染壓力輕的時候,無抗養殖是可行的,也是成功的。


        (五) “飼料禁抗”的應對之策

                “飼料禁抗”已成定局,現在考慮地是如何把“飼料禁抗”對于行業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從而平穩地過渡到“飼料后抗生素”新時代。其應包括以下幾點:

            1. 新型功能性飼料添加劑的復合替抗應用;

            2. 對規?;B殖進行嚴格的控制和管理;

            3. 加大對養殖人員的培訓教育,提高從業“門檻”;

            4. 大力推廣規?;?、專業化、標準化養殖模式;

            5. 高度重視動物的防檢疫,確保動物健康安全;

            6. 健全食品安全的法規和監管體系;

            7. 注重環境保護,發展循環經濟;

            8. 建立良好的經營體制,各環節形成共同體等。


        (六) “飼料禁抗”是挑戰,更是機遇

              隨著2019年7月9日農業農村部第194號公告的正式發布,2020年的“飼料禁抗”對于全行業而言是個重要轉折點,且在非洲豬瘟的背景下,它將是全行業關注的焦點和挑戰,更是一個重大的發展機遇。我們將迎來畜牧業、飼料工業的科技創新、轉型升級的新時代。


        日本一区二区三区,在线_亚洲自偷图片自拍图片_在线亚洲欧美综合视频一区_免费观看A级毛片子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